逃亡

原本草擬了一篇「見證」,反覆審視過,又悶又行,還是頂自己唔順,剷掉,然後誠誠實實,標題換上兩個字:逃亡。

我將會正式加入人生中第二家教會,像婚嫁一樣,要辦點過門儀式,但儘管禮儀有多麼神聖,為我這次「再婚」賦予多麼有意思的宗教哲理,也掩蓋不了其中一個事實:我從一個久經戰火蹂躪的貧瘠之地,拚命逃到鄰國,名副其實的一個避難所。我可以有很多原因、很多說辭去演繹我的故事,但歸結還原都是一條主線:教會難民,由一國逃到另一國。

這也成為了我心靈上的一道關卡,我好像那些流亡異見人士在彼岸遙望水深火熱之中的同胞,獨善其身,閒來還要抽兩句水,指手畫腳。在決定要不要加入新的教會時,我透露過這種忐忑,「我唯一猶豫的是,我好像拋棄了從前的教會。」我向新的教友透露過這方面的掙扎。或許因爲對方未曾經歷過這些事,給了我簡單回應:「不算拋棄啊,以後大家都可以繼續交流⋯⋯」

這並非交流不交流的事。而且可能是「逃」這個行為令我自慚形穢;但由此我便回想到那段最不堪的日子,這個新的避難所怎樣給我吃給我喝,讓我倖存至今。

在宗教的衝突和矛盾中,其實理論歸理論,經驗歸經驗,哪裡有恩慈和良善,哪裡能救活生命,哪裡一定有上帝同在和憐憫。人的見證,不能輕視,一個群體是在佈施福澤,還是在播毒,可以分辨。就好像耶穌比喻說,好樹不會結出壞果子,壞樹也不要妄想結出好果子。可是現今我們只會用各種「乜乜宗」、「乜乜派」來為教會之間築起藩籬,而不是察看聖靈的果實。

最後,我明白到既然這是上帝在這裡給我吃的喝的,我慚愧什麼?那個或許是會被人非議的神壇,但那裡擺放的祭物事實上給我偷了來吃,結果吃活了一個人。甚至乎我的罪又算什麼?有時候偏執於對與錯,終歸只是在乎自己的名譽罷了;然而基督教的真義卻是要人看見上帝的同在和憐憫——正正在罪人的份上,我們才見到基督的奇跡。

逃亡,拯救,就是我最寫實的見證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