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裡的驚喜

近幾年,我細佬不斷帶來「驚喜」,我漸漸對他刮目相看。

小時候,三姊弟中,我覺得最不愛思考的是我弟弟。大概在他開始讀大專時,我感到我倆的共同興趣只是語言(還有音樂,不過音樂主要是用來玩的不在此論)。然後近幾年我開始見他讀許多文史哲和政治文化論述的東西,我感到很詫異,只是默默存在心裡沒說出來;間或看到他書架上一些經典作品,我就跟他打趣說,「這統統都是我很想看的,但沒精力看,就當你代我看啦,看完說給我聽吧!」又或者會對著他想當年,緬懷一下,「我以前讀書都係呢啲架!」

然後,再近期一些,他開始看聖經,還會談及一些神學思想。起初,我不以為然,因為看西方文史哲的經典,一定會涉及大量基督教思想。那麼,我基本上當他是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,來跟他談基督宗教,特別是聖經的文學內涵。

原來我又一次看錯了,我細佬不是我所想的那麼「抽離」。一天晚上,他告訴我一件令我驚訝的事:「我準備領洗⋯⋯」我立刻目定口呆,半晌,才綻出驚喜的笑容,追問下去。我心裏其實很欣慰。當晚我們談了很多信仰的話題。

不過,他一向好奇愛新鮮的形象,使我忍不住質問他一句:「對於耶穌的這些事,你自己是真的信的嗎?」背後意思是,愛上基督教哲理,和真的相信耶穌其人、以及他與自己的關係,是兩碼子的事啊!「信呀。」弟弟輕輕點了點頭。

這是我今年復活節最大的驚喜,勝過我的個人收穫。